「他要認得你」

我講一個關於年輕人的故事給大家聽

圖片中的這一位16歲的年輕人,是我在長庚菜鳥主治醫師的時候,治療過的一位弟弟。當時候他大約8-9歲左右,那天來到長庚,剛好我那一天值班。

弟弟發高燒反覆已經好幾天,燒的時候精神很差,燒退之後精神還不錯,醫生判斷是支氣管炎,雖然有開藥給他吃,但是仍然一直發燒、精神欠佳。

我幫他安排胸部X光,拍了之後過了10分鐘,電腦系統傳回來的影像,一看就知道不妙。

我請爸爸坐在我旁邊的圓凳,打開X光的影像給他看,整片右邊的肺部,全部都是白色的,是典型的大葉性肺炎

爸爸看了臉色一沉,好像正在壓抑著心中的擔憂,我跟他說:「當下的處理小朋友的狀況比較要緊,這狀況一定要住院,使用抗生素治療。」所幸這位弟弟住院治療幾天之後,就康復非常快,順利地出院,也沒留下什麼後遺症。

過後爸媽仍然跟我保持聯繫,縱使我離開了長庚醫院,到了診所之後,仍然有接觸。只是很多年沒有看見這位弟弟了,聽說他進了雄中,喜歡音樂、彈吉他。

前幾天這位弟弟的爸媽,邀請我和太太跟孩子一起出來吃頓飯聊聊。在吃飯的場合裡面,這位活力四射的大男孩在台上穿梭,唱著林俊傑和韋禮安的歌。

從8-9歲的孩子,轉眼之間,就變成帥氣的16歲大男孩,展現了非凡的自信。我跟他爸媽說:「我真的不認得他了,他長大了非常多」

爸爸拍拍兒子的肩膀,對著我說:「你不認得他沒關係。但是他,一定要認得你!」

當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過了那麼多年,他一直仍然把我當他兒子的救命恩人看待,我真的是受寵若驚,也同時很感動。

以往我還沒當父母,還沒有辦法完全體會到這份感謝的重量。而現在當了父母之後,開始比較能夠明白這位爸媽的心情,當時我角色所扮演的意義。

在弟弟當時住院當中,他用了一張小紙條,畫了一幅圖畫給我,裡面有我穿著醫師袍,推著超音波幫他做胸腔超音波的畫面,而圖片中的他,則詭異地笑笑吊著點滴。到現在,這張圖畫還貼在我的書架上面。

與人的相遇,有時候是萍水相逢,有些則是可能是命中注定會遇到的。講這個故事給大家聽,是分享一下我對這件事情的感想:做好自己的本分,有時候所帶來的影響,比自己想像中的深遠。醫生這個行業,有時候被神聖化,其實我們也是人,崗位不一樣,剛好制服是白色的醫師袍罷了。

從當時的菜鳥主治醫師,到現在的裝死黑眼圈大叔,心態仍都是戰戰兢兢地走在這條路上。

看著這位活力四射的年輕人,心裡面也覺得,能夠參與他人生當中的一個小角色,也是一件替自己開心的事情。

而我們家5歲的大女兒,她也很開心⋯看見這位大哥哥唱歌的樣子,在我耳邊偷偷問我:「他幾歲呀?他家住哪裡?」⋯⋯來人呀!關刀給我拿來!

#左手拿關刀_右手按追蹤偶的instagram: https://goo.gl/EgNyYr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